植物标本馆

植物标本馆是一个干燥的花园,长期积累保存的植物收藏物的集合。这些收藏物经过一系列标准流程的处理,按照一定的系统归档,便于不同学科领域的科研人员进行检索与查阅。 一个管理科学, 保存条件良好的标本馆是分类学工作必备的资料储备库。

历史沿革

上海辰山植物标本馆的前身是成立于2005年6月的上海植物园辰山项目部标本室(2005.6~2009.3),2009 年 4 月更名为上海辰山植物园(筹)引种基地标本室(2009.4~2012.3), 2010年迁入中国科学院上海辰山植物科学研究中心大楼,于2010年8月完成国际登录,馆代码为CSH。2012年4月起更名为上海辰山植物园标本馆(2012.4~2014.6)。 2013年2月在中国科学院上海辰山植物科学研究中心大楼一楼东侧规划占地1561.5 m2,修建新馆,2014年6月新馆基础建设初步完工。自2014年7月1日起正式定名为上海辰山植物标本馆(Chenshan Herbarium, CSH)。

规划与建设

上海辰山植物标本馆(以下简称CSH)的整体布局类似古代的刀币,东西走向,西宽东窄,中间贯穿一条弧形走廊,内部的物理空间按照标本的标准处理流程进行了有序规划,根据使用目的可粗分为标本保藏区和标本处理区两大类。 前者具备专业的控温控湿设备和消毒熏蒸设施,环境参数在一定范围内可控,为标本等科研材料的长期保存区域;后者提供了标本自野外采集到进入标本保藏区前的 整套解决方案,涵盖了干燥、装订、鉴定、数字化、冷冻等环节, 是标本馆馆务人员与科研人员日常工作的主要区域。

CSH的标本保藏区分为主标本存放厅、珍贵标本间、 临时标本厅、复份标本存放区,共占地909 m2,设457个站柜式专业标本柜和135组货架,馆藏量最高可达100万份,具备发展成国家级标本馆的潜力。 设主标本存放厅3个,一号厅收藏苔藓、石松类、蕨类和裸子植物。苔纲和角苔纲植物,采用R.M. Schuster(1966)和R. Grolle(1983)系统1; 藓纲植物采用陈邦杰(1963)系统; 石松类和蕨类植物参照《Flora of China》第2-3卷的编排方式;裸子植物参考郑万钧(1978)系统。二号厅和三号厅收藏被子植物,采用A. Engler(1964)系统。 其中二号厅收藏双子叶植物纲中的离瓣花类(木麻黄科~伞形科),三号厅收藏双子叶植物纲中的合瓣花类(岩梅科~菊科)以及单子叶植物纲(泽泻科~兰科)。 CSH还设有1间珍贵标本间,用于收藏各类模式标本;1个临时标本厅,临时存放已装订待进一步处理的标本;在三号主标本存放厅内辟有1块复份标本存放区,存放烘干/冷冻消毒后的未装订标本,便于馆际交换。

标本保藏区是标本长期保存的区域,须维持一个对标本相对安全的环境。CSH采用空调柜机和工业除湿机配合使用的方式,将空气湿度维持在50±5%范围内,空气温度实现20-30℃ 可调。 进入该区域之前,所有标本必须经过低温冷冻除虫(-40℃,72h)。标本保藏区内的门窗加装密封条,减少与外界的温湿度交换,保持相对干燥和恒温;架设单向抽排气净化管道,用于馆内定期熏蒸消毒后有毒气体的快速排出。

CSH的标本处理区共占地652.5m2,按照标本入馆后的处理流程依次划分为烘干间、标本 接收间、标本制作间、数字工作间、冷冻间、缓冲间、标本缓存间、标本鉴定间。 此外,CSH还设置了馆员办公室、服务器机房、库房、实验室、会议室。标本处理区是人员活动频繁的场所,环境参数应以人体感觉舒适为宜。 CSH采用现有的中央空调并加装小型家用除湿机进行空气温湿度的调节,空气湿度设为40-60%可调,空气温度设为20-30℃可调。在确保与标本保藏区相互封闭的前提下,通过新风管道实现与外界的空气交流。

职能与定位

CSH是上海辰山植物园(中国科学院上海辰山植物科学研究中心)的一个以标本采集、处理、保藏、流通、研究为一体的科研支撑部门,其基本职能是组织开展有针对性的科研标本及材料的收集,进行安全有序的保藏,为相关研究人员提供标本查阅与研究的良好场所。

CSH主要收集华东乃至东亚的高等植物,有较齐全的中国东海近陆岛屿标本、上海市域植物标本和华东(皖、苏、沪、浙)乃至全国的外来入侵植物标本,以及较丰富的湖南苔 藓和蕨类标本;还有针对专科专属如水龙骨科(Polypodiaceae)瓦韦属(Lepisorus)、 碗蕨科(Dennstaedtiaceae)鳞盖蕨属(Microlepia)、三叉蕨科(Tectariaceae)、壳斗科(Fagaceae)、樟科(Lauraceae)润楠属(Machilus)、马兜铃科(Aristolochiaceae)、卫矛科(Celastraceae)、秋海棠科(Begoniaceae)、唇形科(Labiatae)鼠尾草属(Salvia)等全国乃至东亚范围内标本的收集。

管理及分工

CSH馆长为中国科学院上海辰山植物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马金双研究员,部门负责人陈建平,其他全日制工作人员7人。标本馆日常工作涉及环节较多,但整体是围绕“标本接收与装 订——标本数字化——标本鉴定与入柜——标本管理与流通”展开。 按照工作流程,馆务人员分为4个小组,彼此间相互协作,即标本接收与装订小组(许源负责,苏永欣协助,另聘5名标本 装订员)、标本数字化小组(陈彬负责,沈彬协助,其他人员配合)、 标本鉴定与入柜小组(王正伟负责,其他人员配合)、标本管理与流通小组(葛斌杰负责,其他人员配合)。此外,陈建平和高燕萍还承担了信息平台的开发和搭建任务。

CSH的各个功能区域乃至标本柜的每一格均粘贴条形码标签,用于标本物理定位。待今年全馆盘点工作完成后,标本提交人只要登录标本馆网站,查询批次号就能实时了解标本的处理进程,查询相应的馆藏流水号或所感兴趣的类群,就能帮助快速定位,这也是CSH试图打造的数字标本馆的部分概念。

馆藏及研究成果

目前,CSH的标本信息均存储于自主研发的标本信息管理系统中,支持批量导入和导出标本采集信息和鉴定信息,随时进行纸质版信息标签的打印。通过对信息系统中的数据进行分析,截至2015年5月28日,CSH已整理进入数据库的采集记录共57,410号,装订标本75,667份。 其中已完成标本图像拍摄的达50,637份,录入有完整馆藏信息的数据23,963条。经过整理、匹配 和初步筛选,采集信息、馆藏信息、标本照片完整且物种鉴定达到种或种下等级的标本数据是 8,371号,14,235份,包含约268科近5,000 taxa。

CSH馆藏标本数量省级分布
CSH馆藏标本数量年度动态变化

从CSH馆藏标本数量省级分布图可知,CSH的标本采集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南和西南等地,其中采集量排前五的省份或地区为上海(28,264号)、浙江(10,035号)、广东(2,535号)、湖 南(2,182号)、四川(2,160号), 基本符合标本馆的定位和当前各课题组的研究需求。从CSH馆藏标本数量年度变化来看,CSH馆藏标本量(含未入库)从2005年至今的10年间,完成了第一个10万份的积累(约90%在2010-2015年间完成)。 CSH的标本采集始于2005年,馆藏第1号标本(CSYZXZ2005-001)即采自浙江西天目山自然保护区的红果山胡椒(Lindera erythrocarpa)。 2005年至2009年是辰山植物园筹建期间的引种期,所采集的标本主要为引种的凭证标本,2007年达到顶峰(1,128号,3,666份),此后迅速下降,2009年几乎中断标本采集工作。 2010年辰山正式开园后,随着标本馆的转型和分类学课题组的进入,标本的采集量由2010年的233号大幅攀升至2011年的21,011号(增幅近百倍!),这部分标本主要来自上海大都市植物志课题。 2012年基本与前一年持平,但2013年后又出现明显下滑,主要因为有关项目处于执行阶段,大量标本信息还未提交至标本馆。

2010年以来,CSH除开展以标本为主的科研材料的收集工作外,还承担了多项科研课题,编著或参编专著3部,发表论文20篇,发明专利1项。

结语

自世界上第一个植物标本馆成立至今已过去4个多世纪,其形式也由最初的贵族阶层的个人收藏转变成专业的植物科研常规机构。在眼下全球标本馆业处于萎缩的环境中,上海辰山植物园(中国科学院上海辰山植物科学研究中心)能着眼长远, 主动肩负起国家的战略使命,投入大量资源支持标本馆的建设与发展。在过去的5年里,CSH的标本存放厅面积增加了8倍,从一开始仅100 m2的临时标本室到现如今逾900 m2标本保藏区;专业标本柜数量增加了7倍,由原先的56个, 增加到现在的457个,同时还增设了164组货架用于临时标本的摆放;设立了包括鉴定工作间、数字工作间等在内的8类功能区域,配备了植物形态多样性实验室,使得标本馆的常规功能一应俱全,有能力接收、处理、保藏大量标本, 为大规模、较深入地开展华东地区植物资源的调查研究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也为打造全国植物分类学人才的培养基地提供了可能(中国植物园联盟植物分类与鉴定培训班)。